主页 > I绿生活 >APEC式微TPP喧宾夺主 中国踌躇 >

APEC式微TPP喧宾夺主 中国踌躇

I绿生活 来源:http://www.vns88123.com 发布时间:2020-08-12

在新闻质量上逐年式微的APEC舞台,本届在美国东道主的主持下,突然活络了起来,除了美中之间白热化的经贸争议外,获美国认同并予倡议的“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议”(TPP),为暮气沉沉的APEC带来新的亮点,除在会议中得到了包括日加墨澳等十个重要经济体的支持承诺外,还大有喧宾夺主后来居上的架式。不过出人意表的是,中国称未受到邀请,也未对此做出积极响应。学者普遍认为,TPP将取代APEC并成为美国重构亚太经贸与战略价值观的重要里程碑,在本次会议中透过对法规一致性(consistent)与兼容性(compatible)的建构,扫除亚太地区国家间之法规障碍,为新的自由贸易协议铺路。过程中也明显表现出美中双方于亚太区更深层的较劲。

绿能当道 产品降税嘉惠环保

不同以往流于“清谈”的场面,于8日在美国夏威夷召开的第18届亚太经合会(APEC),无论内容或是结论都可用“热络”二字形容。身为东道主的美国,成功的将绿能议题与「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架构讨论,列为本次会议的主轴,同时获得一致与明确的结论。对于前者,与会一致同意将太阳能、风能等绿色商品贸易与降税视为优先要务,并就相关问题进行非常具有建设性的讨论。在会后的声明指出,包含美国在内等成员国同意削减所有绿色商品的关税,并明确表明将于明年制定包含太阳能板、风力水力发电涡轮机、以及空气过滤设备等绿色商品清单,期望在2015年底能将清单商品关税降至5%以下,同时,也设定在2035年底,降低45%能源密集度的目标。声明强调,上述确切做为将有助亚太区企业和人民能以较低成本取得重要的环境科技,进一步推动这类科技的应用。而这对APEC所属开发中国家尤为重要,行将枯竭的传统能源,将大幅限缩这些国家的经贸发展,中国尤以为然。

后者,有关TPP讨论的重大成果,则是取得了日本、加拿大与墨西哥等重量级经济体加入的承诺,让TPP组织架构更上一层楼。

TPP原系在APEC既有框架下,于2005年由新加坡、新西兰、智利、文莱所签订的多边自由贸易协议。2009年美国加入,其后,澳大利亚、秘鲁、越南、马来西亚先后参与谈判。2011年初起,美国开始积极游说日韩加入该协议。在本次APEC峰会期间,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以“日本为贸易立国有其必要”以及“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为由,于11日正式宣布日本决定参加该协议谈判的各国间磋商,为TPP的发展注入一针强心剂。随后,加拿大和墨西哥也承诺加入协商,使得愿意加入的APEC会员体增至十二个。

APEC流于清谈 TPP势头兴

TPP势头之所以日渐兴盛,主要来自于APEC在推动贸易自由化的角色上已力不从心。庞大(目前为21个成员国)且松散的组织,在缺乏制度规章的营运下,让后期的APEC峰会多留于清谈少有务实性的决策;而开发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对于民族产业与农产品在贸易保护上极端的对峙,也让历经全球金融危机后的APEC,除却口号却鲜有因应做为。而TPP适足以补充此不足。
另一个促使TPP活络的因素,则在于美国的态度。2008年的一场金融风暴,让美国开始注意到APEC框架下的TPP平台。这个原本就是为了因应成员国之间自由贸易协议而成立的协商平台机制,让亟思重返亚洲的新任总统奥巴马,看到了既可取得亚太市场,又可牵制中国的新策略。

美未阻挠北京不跟 各有盘算

APEC会员国人口约30亿占全球总人口的40.8%,总面积约占全球的47%,所代表的经济总量占全球的一半以上,贸易量占全球的40%以上。一但TPP协商成局,前途自是无可限量。然而,另人意外的是,APEC最大经济体之一的中国并不在TPP组织成员的名单中,在会议过程中也不见中国官员对此有太多表述,仅表示未接获加入邀请。许多媒体认为美国是阻却中国加入的主要力量。有分析对此却持不同的看法。

分析认为,中国于去年与东盟成立“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ACFTA),或称东盟+1。区域人口数高达19亿,是全球人口最多的自由贸易区,生产总值近6兆美元,贸易总额达4.5兆美元,早已成为APEC框架下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换句话说,ACFTA早在去年就已架空了半个APEC。而倡议中的TPP直到日加墨三国的加入,方才具有分庭之势。北京似乎并不急于加入而徒失谈判筹码。再说,与APEC不同的是,TPP是一个高标准且全面的多边自由贸易协议。其中的协议谈判包含如环保、劳工、知识产权、政府采购等协议,一旦达成,就具有法律约束力,这与APEC有着本质区别。也正因为如此,TPP对渴望建成自贸区的亚太国家更具吸引力。奥巴马强调,这是很高门坎的自由贸易协议。最终要能以“开放”的原则达成亚太区自由贸易协议的终极目标。受限于政治格局的北京当局对加入TPP自然就产生了踌躇。

至于奥巴马的盘算也确实有意略过中国。分析认为,ACFTA毕竟局限在东盟,TPP则涵盖美洲、澳洲、亚洲等环太平洋国家,而在欧债危机当下,中国经济又陷于内外失衡与高通膨威胁,相对之下,美洲与纽澳整体潜势经济力道将逐步鹰扬,东盟当不致画地自限,加入只是迟早的事。对美国而言,在加入日本后的TPP市场对美国经济复苏力道不算小,但是最注要的是能够藉此主导足以与ACFTA抗衡甚或将之瓦解的经贸架构,而严谨的法规设计将确保此一架构的一致性、兼容性与可行性,最终融合为一个甚或超越欧元区的经济体,犹如德国之于欧元区,美国则将成为这个架构的主要核心国,中国加入与否,自然就不会形成议题,更不会受到邀请。奥巴马在APEC上强调:美国不会对缺乏互惠原则的经贸关系置之不理,如果美国发现中国有违反规则的行为,会提出异议并采取行动。并警告北京要“遵守全球贸易法则”。他这段话主要就是针对人民币与智慧财产议题而来,也清楚了美国TPP的战略思维。

日本加入及时雨 加墨随后跟进

目前已有9国就TPP架构达成共识,分别是澳洲、文莱、智利、马来西亚、纽西兰、秘鲁、新加坡、越南和美国,预定明年完成谈判,形成法律文本。日本已正式宣布加入协商,加拿大与墨西哥也已表达加入意愿。整个发展让奥巴马颇受鼓舞。整体来看,TPP已然形成趋势,那幺对APEC成员国而言,早加入自然比晚加入为好,方能在法律条文定案之前参与协商,保障自身利益。也难怪财经出身的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为何干冒民主党分裂危机,抢在APEC峰会上宣布加入。参加TPP对日本高科技工业产品的出口,有绝对的好处,但面对美越澳三大农产国,日本农业却存在致命危机。根据共同社本周民调,日本民众支持与反对参加TPP谈判的比例相当,分别为38.7%与36.1%。

APEC与TPP的未来发展已趋于明确,而APEC框架下的各自由贸易协议也将面临整合,为维护既得利益与受制于政治制度的革局,北京当局势将继续固守甚至强化“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ACFTA),这也是它的政治惯性使然;两雄对峙的局面或将成为可能,但是整体上看,美国还是后发先至技高一筹,不但钻到了事情的核心,更掌握了架构的全貌。对峙不会持久,欧债没有十年功夫是恢复不了的,ACFTA若不是靠内需,就得靠整个亚太的贸易需求。同样的十年,亚太区的成长又岂能以道里计!

TPP特点说明表。

APEC式微TPP喧宾夺主 中国踌躇
 

热门内容
小编推荐